日本执政联盟继续执政!该反省的也不少-新闻频道-和讯网

2021-11-06 22:13 分类:利来平台app 来源:admin

html模版日本执政联盟继续执政!该反省的也不少-新闻频道-和讯网

参考消息网11月1日报道(文/陈锐)

日本第49届众议院选举结果揭晓,自民党较选前减少15席,但所获261个席刚好单独获得绝对稳定多数议席。同为执政党的公明党32席(增加3席),这样执政联盟赢得众议院465个席位中的293席,以较大优势继续执政。在野党联合斗争策略收效甚微,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立民)仅获96席(掉落14席)。倒是与执政党和在野党都保持一定距离的第三极日本维新会席位劲增三倍还多,在原有11席基础上增加至41席,势力大跃进令其一举成为自民、立民之外的第三大党。

最终得票情况的直接后果就是,自民党议员在全部众议院常任委员会中确保过半数、独占所有17个常任委员会委员长职位。在这种状态下,即使在野党反对,法案也可以通过,能够稳定运营国会。胜选也让岸田执政根基得以稳固,施政可以持续展开,以实现其强调分配的“新资本主义”。预计,岸田文雄政权公约提出的10万亿日元规模的经济对策将会付诸实施,对受困新冠疫情的弱势群体现金援助发放范围和力度是否会如公明党所愿(给18岁以下孩子每人发放十万日元),还是更倾向自民党的更为保守的政策,目前还有待观察。此外,为确保分配财源,岸田在加大对经济新增长点的投入的同时倾向呼吁企业提高工资刺激消费。受大选巩固执政党地位利好影响,11月1日东京股市大幅上涨,以经团联为首的经济界也对自公胜选带来的稳定政局和施政表示欢迎。岸田内阁是否能够让日本经济摆脱长期的通货紧缩,激发经济增长潜力实现持续的经济复苏将备受关注。自公两党293个席位,加上维新会的41席,主张修宪势力的议席数达到334席,超过了提议修宪所需的三分之二议席(310席),日本修宪步伐大概率会借势加速。此外,岸田坐稳后的外交安保及对华政策是否延续或有变动,也值得关注。

此次选举,争夺不可谓不激烈,就连自民党干事长甘利明和党内派阀领袖前经济再生大臣石原伸晃这样的重量级人物都在各自的小选区落选,执政党也是经历了苦战。与其说是自公当选,不如说是在野党没有当选。在野党方面的选举对策不够切合实际,在野党的政策只能让自己的支持者接受,而没能提出能夺走自民党选票的更具吸引力的划时代政策。反对执政党的选民并不意味着一定投向在野党,而是大部分流向了中道独立的日本维新会。从选举经济学来说,如果以夺取政权上台执政为目标,采取中立政策而非比较极端的政策比较明智。只是一味地空洞地要求改变,实现政权交替,而没有提出让选民觉得获益而加以认可的政策,恐怕很难实现政权交替。夺取政权后到底想干什么,竞选纲领缺乏实质内容和清晰施政理念。一句话,缺乏制定好政策的能力,难以得到更多选民的充分信任。

选民也在变化,比起求变,似乎更加务实,并不多要求巨大的变化。例如,选民最希望政党积极办实事,他们对世代平等、新冠疫情对策和生产育儿的支援等的呼声最为强烈,也就是要解决实际收入下降,贫富差距扩大等问题。哪个党能办好这些事,选票就流向哪个党。相对于某个政党,此次选民的选择更加个性化,也更加关注对每个候选人的评价和人品。朝野各党都有大人物落选。虽然自民党单独确保绝对多数,但其在职干事长甘利明在小选区落选,这在自民党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原因很可能是多年前导致其辞去经济再生相的涉嫌收受建设公司现金贿赂的旧账一直受批评,就任干事长后,在野党一直追究他没有说清楚。败选自然要负责,以至于岸田文雄目前在考虑撤换干事长,甚至有猜测高市早苗将接替干事长。现任世博会担当大臣若宫健嗣虽然以比例代表身份复活当选,但也在小选区败北。著名的日本政坛元老、立宪民主党的小泽一郎也在小选区落选,靠比例代表复活保住议席。

比较典型的是石原伸晃不仅在小选区落败给立宪民主党新人吉田晴美,就连在比例代表选举中也“复活”失败失去议席。石原所在的东京8区就有选民认为其没做出什么业绩还姿态傲慢,对此颇为不满,透露打来的拜票电话只是生硬重复播放的录音,而对手吉田至少招募志愿者亲自打来电话,而且为了吸引更多支持者,不断通过社交网络发布街头演说日程并不断与选民交谈倾听心声,而石原却几乎不抛头露面。乃父石原慎太郎,“对美说不、对中强硬”的原东京都知事,也已“威名”不再,石原军团也不再是选票收割机。不能靠比例代表选举复活而失去议席的还有原自治相野田毅,原环境相原田义昭、原地方创生相山本幸三。立宪民主党副代表?元清美也是在小选区和比例代表区都落败失去席位。

包括多达19名自民党长老在内的这些元老级议员落选,也反映了选民希望进行新老交替的呼声日益强烈,无论朝野,各党均需要反省自查。不少选民和各党内不少意见,对在小选区落败候选人通过靠政党选票在比例代表区“复活还魂”获得席位表示非常不满,要求废除比例代表制,1003,认为这不仅违背民意,而且阻碍年轻及女性候选人的上升机会,不利于推陈出新进行政治变革。

早从8月开始,横滨市长选举执政圈候选人败北,到菅义伟弃选总裁辞职,再到自民党总裁选举及岸田内阁产生,两个多月来日本大小诸事不断动荡不安的政局,随着总选举的结束迎来尾声。

相关的主题文章: